作者歸檔:joeykuo

「疑美論」證明北京窮途末路

AntiXi2022

自2021年初發表《對台統戰由統獨轉向反美》一文(今周刊1269期)至今兩年間,北京對台散播「疑美論」的力道越來越大,花的錢越來越多。但是,這正好證明了習近平班子的對台認知戰陷入了窮途末路 – 統獨議題已經在台灣、在世界變成了一個荒謬笑話,已經不能作為統戰的槓桿點了,因而只能改方向,把經費花在抹黑對手美國上。

當太監開始燒庫房

「疑美論」並不只在台灣做。沿著當年「一帶一路」大戰略的國家,隨著爛尾工程一個一個爆雷,北京的對應工具也是「疑美論」,但手法和對台灣不一樣,用的是「西方對你比中國對你差」認知戰路線,也就是「放棄債務」。這種手法引起中國人民巨大反彈,網上瀰漫著「寧與外人、不與家奴」的叱責聲。這就是人民不懂事了!當年「一帶一路」小國的投資或貸款,帳上記的100元,有30元用到項目上就謝天謝地了,而今一筆勾銷,也不過像是當年太監燒庫房、地方幹部燒糧倉以躲避查帳一樣。記得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布的貪腐入獄以及後任馬哈迪撤銷一帶一路項目的歷史嗎?再不銷帳,中共領導層和黨營企業的貪腐馬腳就得全露了。

中共自知已失去信用

北京的全球統戰軸心,由過去的「中國比較好」轉向「美國比較壞」這現象,其實用人們的日常經驗就可看出其中端倪。如果有一個人,一向來都用「我比他好」的姿態應世,突然間整個談吐變為「他比我壞」,你就可以從中推斷幾件事:1. 此人自知已經失去信用了;2.此人已經喪失自信了;3.此人不是家裡出大事了就是沒錢了。

當「中國夢」的內涵由「中華文化的偉大復興」變成「美國文化比中國文化爛」之時,人們看到的是時光倒轉至慈禧太后,是的,還有那義和團。誰說歷史不會開倒車?北京、上海的大樓立起來了,但是出入這些大樓的人又被強迫的戴上了人工辮子。

這場遊戲,台灣千萬不要參加。台灣早已脫離那條被詛咒的歷史軌道。再跳進那條軌道的人,不是傻就是壞。

213

恨的哲學

你只聽過「愛的哲學」,用愛來挽救世界上的一切災難,用愛來彌補人生和社會的缺陷,包括那些落在你身上的一切不幸。從來沒人談「恨的哲學」,因為太價值不正確、宗教不正確、政治不正確。

愛有排他性

這可能是近代社會、甚至人類有史以來由於人性虛偽而犯下的最大錯誤。因為,歷史經驗已經證明:恨意的力量遠比愛意的力量更容易產生。想用愛來緩和恨,說好聽一點是杯水車薪、遠水救不了近火,說難聽一點是緣木求魚。

因為「愛」是崇高的,因此用「愛」來包裝「恨」是政治正確的。好萊塢的標準劇情之一就是由愛生恨,然後用貌似愛的姿態和動作,以實現恨的本質。俄國侵略烏克蘭,是不是用「民族大愛」包裝著對歐盟之恨?甚至包裝盒內裝的僅僅是普丁這一個人在權力上升過程中的屈辱記憶?

恨有連結性

看看,少年習近平在文革中所受的屈辱、在紅二代圈子中的自卑,被成年習近平包裝成了多大的一個「民族大義」!恨的力量是巨大的。同樣是一個人,德瑞莎修女的大愛固然在地球各處點燃了蠟燭,但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習近平的大恨卻需要以千萬人頭為代價。簡單算數告訴我們,幾百萬、幾千萬顆大愛之心,都抵銷不了一個魔頭的一顆大恨之心。

了解恨的本質、恨的作用,比了解愛的本質、愛的作用,重要數千萬倍!對恨的哲學探討,比對愛的哲學探討,對人類的命運更關鍵。

近數十年來在對AI飛速發展的焦慮下,人類問:機器究竟能不能達到人的意識?一向來的標準是「圖靈測試」(Turing Test): 只要把一個真人和一個機器人放在幕後,幕前的真人通過問答聊天,理性上區分不出幕後哪個是機器人,那就是已經有意識了。我認為這測試的定義是錯的。對的測試應該是:它會不會恨?會不會把恨包裝成愛?

一套以「恨」為核心議題的哲學探討,應該開始了。

2023手術式顛覆,台灣「公民意識」準備好了?

儘管瘡疤累累及內部矛盾不斷,韓戰之後七十餘年,台灣絕對可稱得上是地球上運氣最好的國家之一。這單從一件事實就可論斷:今年70歲以下的人,沒有經歷過戰火、沒有規模逃難的記憶,也沒有被大量難民湧入的經驗。

臺灣再難置身世外

用這標準測量地球上的所有國家,符合條件的大概兩隻手的指頭數得完。若再加上一些其他條件,例如被金融風暴擊垮、內部民粹衝突流血,兩隻手都不用,一隻手的指頭就數完了。

台灣一般人,因此養成了一種習慣:雖然身處風暴之中,卻冥冥相信自己會落在小風小雨的暴風眼中;明明地球上大戲連台,卻認為自己可以做戲外人,不必被捲入戲中。台灣與世界,永遠隔著一個電視螢幕。

但是,2023年開始,這個電視螢幕將出現無可避免的裂縫,是否演變成破洞,相當程度得看台灣人自己的現實意識是否成熟?地球舞台上大戲的編劇和導演,也會走下舞台強拉台灣上台演戲;台灣人若識相並懂得應變,被安排至好角色的機會就大一些,反之,則扮演壞角色的機率增加。

一句話:台灣人置身事外的餘地已經沒有了,戲外人的小確辛日子,空間會越來越狹窄。台灣人得做出選擇,選錯了,賴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

台灣人從2023年啟始的五年,要做的選擇太多了,多到了令安定了多年的人會感到世事如麻——哪裡都是線頭,但哪個線頭都不知道引到哪裡去?從政治站邊的選擇,到產業方向的選擇,到金融匯率的選擇,到國防資源分配的選擇,到內政上是「創富優於分配還是分配優於創富」的選擇⋯⋯

對許多台灣人,2023年也許是充斥著「黑天鵝」的一年。但我必須老實說,你眼中的「黑天鵝」,搞不好對世界上其他國家都不過只是「灰犀牛」罷了。你之所以在2023年意識到黑天鵝,其實代表的只是在2018~2022年份之間你對百米外飛奔而來的灰犀牛視而不見罷了。或者說,你以為那只是電視螢幕上的事、舞台上演的戲。2023~2027年,只不過是電視螢幕壞了、導演/編劇不再容許你拒絕上台演出的代價罷了。地球其實已經進入了一個顛覆的新時代——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只買票看戲,世界變成一個後現代的劇場,人人不但要買票、而且都要參與演出。

「公民同舟」建構韌性社會

還在拒絕這種後現代現實的一方,只會讓世界達到共識:你根本沒有進入劇場的資格,你就是等著被侵略、被殖民的一方。儘管台灣在過去30年進步了許多許多:自由民主體制上、經濟產業上、文化意識上都是。然而,在真正的「主體意識」上,容我得罪一句:短短幾十年的時間,距離抹去400年近代地緣歷史的「殖民地意識天花板」還差得很遠。這現象濃縮為一句話:台灣人的「老百姓」自我意識,距離「公民」自我意識,還有很長一段路。

壞消息是,2023年是21世紀的人類「手術式顛覆元年」。不只台灣,地球上的任何國家,都已經失去了「內科調理式」的雍容餘地了。政治、經濟、金融、財政、文化的所有灰犀牛都以乾坤大挪移之勢匯聚而來。任何還在期待「明君」或「包青天」的「老百姓意識」社會,都會經不起急症室內的手術快刀。哪個國家的「公民同舟」意識越強——哪個國家就會是浴火重生的鳳凰。

大哉問:台灣會在其中嗎?答案其實在每個人腦中,只要問問自己:我的「公民意識」和我的「老百姓意識」,哪個比較強?

不是解封,是病毒潰堤洩洪

2022年十二月七日中國宣布放棄「動態清零」,世人稱之為「解封」。世人錯了!那不叫解封,那叫「病毒潰堤」!OOPs,我也錯了;稱之為「潰堤」是把責任推給自然因素,事實上,那是「病毒洩洪」,一場徹徹底底、完完全全的人工製造的災難。

2022年七月十七日河南省出現連續幾天的強降雨,這是天災。七月廿日河南常莊水庫開閘洩洪,12小時後才發通告,導致鄭州市全市大水漫灌,下班時段滿載乘客的地鐵列車在隧道中淹沒、地下車道數千行駛中車輛沒頂。這是人禍。

中共國的「非正常死亡」

中共對源自武漢的病毒慘無人道的封鎖手段長達三年,瞬間無預警、無配套措施之「解封」,效果相當於中國全境內的所有水庫無預警同時洩洪,導致全境醫療系統擠兌,人民很快達到結論:「封城不管飯,解封不管藥」。發燒解熱藥物,中國產量佔全球幾達一半,但人民買不到藥,因缺基本藥物而死亡之人不計其數,有辦法的人海外搶藥,以致美國、台灣藥房缺貨。

另方面,山東省淄博市的市民樂滋滋在網上說,「我們這兒買發燒藥沒限制,一人買一百盒都沒人管」。為什麼?因為中國最大的發燒藥廠「中華製藥廠」就在淄博。地方政府把地方資源管起來了,哪怕中央有政策?!這就是中(共)國特色,當資源總體緊缺時,北京的政令不出中南海,省政府的政令到不了市政府。

這狀況像極了1959~1961的「三年大飢荒」,因無飯可吃的餓死人數,最低估計是1500萬人、最高估計是5500萬人。餓死了——官方的術語叫做「非正常死亡」。那段期間內,全中國的總儲糧數量還是夠的,但是各個有糧倉的地方政府拒絕釋出存糧,導致缺糧的人口大量餓死。

記得不?2022年七月上海封城期間,被封在小區內的樓房人口無米可炊,但大量蔬果米糧爛在上海四周的農地上,因為物流、人流、金流中斷。

「封城不管飯、解封不管藥」這句民間總結出來的順口俗話,事實上揭露了中共威權控制體制的七寸所在:嚮往「明君」、「包青天」的中國順民思維,在資源充裕時期助長了極權獨裁,在匱乏時期就成了危及自身的回力鏢。中共統治靠的是由上往下的一條鞭指令系統,只要一個環節斷了,這條鞭子就斷了,何況現在環環斷裂?

中國人民不能再期待中共「管飯管藥」了!已經60%人口住在樓房內的中國人,以後吃喝拉撒睡都得要自己做主人自己管,食衣住行育樂都得要依靠市場機制、城市自治配套服務來解決。若還繼續以順民甚至奴隸心態期待明君、包青天,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已經徹底清除異己的習近平,正在進行同樣徹底的甩鍋(甩責任)。對內,他把疫情潰堤、病毒洩洪的責任推給黨內要求「有序解封」的人士,藉口是民間要求自由的白紙革命;下一步,就是要把全部責任賴給國家衛健委以及各地方政府。對外,他把責任賴給美國,發動殘留尚未清醒的小粉紅散播一則信息:武漢病毒一定是美國發明的,否則美國怎可能這麼快研發出如此有效的疫苗?

知識只有小學生水平、但鬥爭能力卻有博士後水平的習近平,妄想的是利用春節期間的高流動性,使全國「儘快陽、全部陽、該死的死」。他期待的是,三月份「兩會」確定國家主席地位之後,親自抓經濟,挽救中國經濟於既倒。

簡單的算數加上流行病學的基本知識,將使他這妄想落空。中國當前的社會結構,至少有兩億人屬於飄忽不定、躲在底層、哪裡有飯吃就上哪裡的流民。除非實施全國軍管戒嚴,這人群的存在和生活方式將大幅度延緩所謂群體免疫的效果。其次,世界沒有任何地區可在一、兩波疫情爆發之後達到群體免疫,日本都已進入第八波了。

細觀「地方自救的線索」

病毒是沒有地理觀念的;病毒只有人理觀念。習近平這次的無預警病毒洩洪,只會使得中國的經濟繼續衰退,最快也得要等到2023年第四季度,甚至2024年才會穩在一個極低的水平。

中共政體未來的分裂線,倒是可以從這一次的病毒洩洪中看出端倪。哪一區塊的人民歧視哪一區塊、哪幾個城市之間願意共享匱乏資源、哪一個地區的地方銀行配合地方政府對外地儲戶的扣押行為⋯⋯這些種種現象拼湊起來,都透露出在中央財政越來越「錢沒了」的狀況下,地方自救的線索。

兩個月左右——我們會聽到中共中央宣布「達峰」,同時策動華爾街和假外資通過「滬港通」渠道進入中國股市製造指數,甚或出台若干吸引外資的利好(但地方政府無法兌現的)政策。頭殼壞的人,可以聽一聽。

234

2023台灣沒有黑天鵝,只有灰犀牛

黑天鵝指的是「不可測」(randomness)下的巨大事件,如8級地震。灰犀牛指的是已經看到趨勢的「大概率」(high probability)巨大事件,如央行加息後多半帶來的股市不振。

灰犀牛事件推理可見

嚴格說,大型的政治、經濟或社會事件,哪怕多麼「出人意外」,其實都是黑犀牛,而不是黑天鵝。真正的黑天鵝,極少極少。隨著世界各種關係的急速複雜化,灰犀牛卻越來越多。人們對灰犀牛視而不見,只是一種自我安慰的心理機制作祟;事後把灰犀牛稱作黑天鵝,更只是一種心理補償、自我解脫罷了。

僅僅三年前,2020的世局就已經能看到數頭巨大的灰犀牛,例如世界貨幣金融危機,中共挑戰美國霸權,資本主義國家民粹興起,種族大遷徙下的人道災難,環境危機等等。然後,三年來發生了兩件比較夠資格稱為黑天鵝的事件:原始武漢病毒引發的世界瘟疫,以及普丁在垂老之際再度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這兩隻黑天鵝,對原來就奔向世界的幾隻灰犀牛產生了加速效應。

溫故已能知新

在以上的理解下,2023年的大局基調,將由數頭灰犀牛主導,即使再出現人們俗稱的「黑天鵝」,恐怕也僅僅是這些灰犀牛交配而生的孩子罷了。

2019年在《2022 台灣的最後機會窗口》一書中,列出了五頭那時還離台灣1000米的灰犀牛。到了2023,這五個傢伙距離台灣將只剩100米,且速度加快中。抄錄原書,它們分別是:

一、「中國經濟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國經濟會不會硬著陸,從此一蹶不振?

二、「美國政府對中共一黨體制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會不會被迫鬆動?

三、「台灣的國家定位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如何由當前的「統獨二分法」脫身?

四、「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五、「台灣人民對政府弊端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能不能政治體制翻轉?

回頭來看,是否如此呢?若是,2023年台灣公民該做什麼,方向就很清楚了。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