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洛西風向球:去普保歐?切習保共?

華盛頓與中南海的戰略博弈,已經碰到最敏感、最柔軟的一根神經;從現在到年底,大概不會再有比這更詭異的時刻了。這場博弈,表面上看起來只牽涉到台北的總統府,但華盛頓不會膚淺到只把台灣的作用單單視為美中關係的棋子;世局已經進入到一個地步:蜘蛛網上的每一條絲的節點震動都會傳導到蛛網上的其他節點。觸到台北總統府,當然直接就傳導到北京中南海,但別忘了,北京中南海傳導到的第一個節點就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

不管最終她來不來,「裴洛西到台灣」這個消息的本身,就是一個足以一魚兩吃的訊號。一吃中南海的習近平,二吃克里姆林宮的普丁。無論裴洛西的座機是否落地松山機場,只要她的飛機飛向亞洲,至少可以吃到一次魚,習近平魚或是普丁魚。或者,兩吃也不一定。

裴洛西到亞洲一魚兩吃

華盛頓、北京、莫斯科、台北之間,此時此刻形成的四角關係,必須先看以下事件的時序:

6月19日,俄軍宣佈使用去年才問世的代號「305」的高精準導引空對地飛彈對付烏軍,稍後美國軍情判斷,這代表俄軍軍火庫內的傳統火力已經開始缺貨。

7月12日,香港的中共喉舌報「明報」刊出重磅文:《⋯⋯習近平獲「領袖」稱號,加上此前確立的「核心」,將來即使不擔任國家主席、總書記的職務,仍能如同創造「核心」一詞的「普通黨員」鄧小平般,對國家和黨的事務擁有最後拍板權⋯⋯》。對此文有兩種南轅北轍的解讀:一種認為是習派放風穩盤,另一種認為是反習派的高級黑、見光死的小動作。無論哪種解讀,都指向同一方向:習對控權還沒有百分百把握,習派與反習派還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做生死談判,結果未知。

7月19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訂於8月訪問台灣。

7月19日,新聞見報後,北京外交部說:“中方必將採取堅決有力措施,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由此造成的一切後果,必須完全由美方負責“。

7月20日,被記者追問裴洛西訪台計畫時,拜登總統說:“軍方認為那不是個好主意”,然後拜登又補了一句:“我十天內會和習近平通視訊”。

7月21日,裴洛西辦公室說 “不會證實或否認行程,那是國家安全事項“。

7月21日,拜登總統宣佈測試陽性染疫,進行自我隔離。

7月22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致電」慰問拜登,未說是「電訊」還是「電話」,也未說訊息內容或通話時長;白宮則在新聞報導後未搭腔。

7月23日,俄國通過土耳其與烏克蘭達成協議,俄烏雙方均可出口糧食及肥料。有新聞解讀,這是普丁在為下一步鋪墊下台階,此外,俄方出口的糧食40%被中共收購,中共在大舉搜購全球糧食,顯示不是為了糧荒,就是為了備戰。

看完了這一連串事件及其時序,讓我們來問幾個問題:

1. 俄烏戰爭,無論如何收場、何時結束,都會改變全球勢力格局,這已是全球共識。全球格局如何改變,其中一個關鍵要素是俄中關係,而俄中關係的要素,繫於普丁/習近平兩個人的關係。以上這個認識,拜登的白宮知道、國會的裴洛西知道、普丁知道、習近平知道、共產黨內反習勢力知道、台北總統府也知道。如果你是拜登,或裴洛西,或習近平,或反習派,你在掂量大局時,腦子裡會不會閃出「台灣」這顆棋?

2. 拜登已經在俄烏戰爭前期,至少兩次公開他的意圖:普丁這個人必須移除。意思就是「去普保歐」- 只有移除了普丁,歐洲才有長久的安全可言。那麼,俄烏形勢走到今天,拜登還這樣認為嗎?裴洛西知道拜登在這件事上的看法嗎? 

3. 若要「去普」,必要條件之一,就是割斷「普習關係」。要達到這目標,有兩步棋可走:A)與習近平等價交換;B)致使習近平在今年年底中共20大時不得連任,或至少不能指揮軍隊。要做到這一步,目前弱勢的反習派必須加持給力,也就是反習派必須先給美國一個等值的「投名狀」,才能換取美國的「切習保共」。好,問題來了:如果是A),美國能給習近平什麼樣的「等價交換物」?如果是B),反習派能給美國什麼樣的「投名狀」?

 

以下內容僅供特定會員得以閱覽。歡迎註冊會員。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to registered members only. Welcome to sign-up anytime.

Sign-Up HERE 立即點擊登錄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