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後中共的中國」

蘇聯共產黨1991年垮台,或稱解體,至今已經31年了。蘇共依然存在,只是再也沒有執政力量。31年來,我們已經很清楚「後蘇共的俄國」長什麼樣,但若在蘇共還執政的80年代後期就有人開始探討「後蘇共的俄國」,或許後來的烏克蘭戰爭就可避免。

今天2022,我們想過一個「後中共的中國」嗎?還是,我們覺得時候還沒到?
中共下場等同恆大集團
超前探討才有備無患。2019年底,我在一場舉辦於台北、與日本民間政界合辦的座談會中,首度提出「世界應該開始探討後中共的中國」看法。2022年6月,一位英國朋友發信息給我,翻譯如下:《從2007年開始,中國就開始踏上一條「借來的成長旅程」,現在看來,中國不過是一個超巨型的恆大集團(2022年瀕臨破產的全球最大地產集團),下場定如恆大集團,是不是時候有人開始討論中國的下場這件事了?》

怎樣才算中共解體呢?分析的角度可以有很多,但經過多年思考,我收斂至一個終極指標:中共是個以集權骨架支撐的政權,當下集權骨架已經走到了末期,指標就是它的財政收支能力。所以我們可以很簡單的以中共統治下的各省各區的財政能力作為它是否解體的判準。

據此,這裡對「後中共」下一個定義:當中共這個政黨把它所專政的中國之地方財政,弄到80%以上省份、直轄市、自治區都同時出現財政虧空,並且中央無力救濟、狀況持續了兩年,號令不出中南海,就能稱為「後中共」了。

2022年,在各種國際形勢以及中共內部政治鬥爭之下,只有極少數地方達到財政平衡,中央財政也已經無法支撐地方虧空。30餘年來,向香港學習的土地財政,由於竭澤而漁,肌肉及血管都已經壞死。向台灣學習的工業區進出口外貿財政,在美國圍堵、以及國內疫情清零政策下,已經接近停擺。即使今天開始決定重新恢復,我判斷也至少需要五年的時間,而中共內部的政局,已經沒有穩定五年的時間了

2008年時中國GDP是4.6兆美元,總債務是6.44兆,相當GDP的140%。2021年GDP是17.7兆,債務是53兆,相當300%(兩時段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差不多)。以人打比方,就等於某人在2008那年的國內外信用卡債務是身價的1.4倍,而到了2021年該人的國內外信用卡債務是身價的3倍。

再看外債與外匯存底。2008中國外債餘額為0.375兆美元,外匯存底為1.95兆美元。2021底外債餘額為2.75兆美元 ,同期外匯存底為3.25兆美元。再以人為例,2008年某人家裡有1.95兆美元的現金,只欠了村裡別人0.375兆美元,而到了2021年,他家裡雖然有了3.25兆美元,卻欠了村裡其他人2.75兆美元。

還不止這樣,2022年3月底,網易報導:「2021年中國政府財政收入共計111248億元,財政支出209862億元,2021年全國財政自給率53.01%,新增財政赤字98614億元」。 (註:均為人民幣,此數字與北京2022年一月底所發布數字有差距)。作為一家之主,某人的入不敷出比率達53.01%。
港幣勢必脫鉤美元
中共今年一季度末財政只剩3812億美元現金,但面對至少1.45兆美元的財政虧空。難怪,七月初北京宣佈挪用香港外匯1200億美元,看來港幣脫鉤美元的日子不遠了。

再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網」上的一個數字:《2021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93936億元,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87051億元》,這佔比多少呢?92.67 . . .

 

以下內容僅供特定會員得以閱覽。歡迎註冊會員。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to registered members only. Welcome to sign-up anytime.

Sign-Up HERE 立即點擊登錄

233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