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NFT、潛宇宙和台灣未來

NFT

世界金融食物鏈中,台灣現實上處於幾乎神經末梢;台灣沒有設計國際金融產品的技能,台幣也緊盯美元。台灣的世界地位,來自地緣及產業要素。另方面,以比特幣運算機制為代表的虛擬幣、以乙太平台(Ethereum)為基礎的NFT,還有潛宇宙產業,卻處於世界金融食物鏈的最尖端。在尖端與末梢之間,台灣如何追上?從哪裡切入追上?

NFT=數位獨一品

「Metaverse」這新詞翻譯為「元宇宙」完全顛倒了其涵義,至少得翻譯為「潛宇宙」才較對;道理過去已有兩文說明,不再贅述。再來,NFT(Non-Fungible Token)被譯為「非同質代幣」亦不全妥,因為「Non-Fungible」意為「不可切割的」,也就是獨一無二的意思,因此個人認為譯為「數位獨一品」較恰當。虛擬幣是可無限切割的,而NFT的本質就是預防被切割的,兩者代表了數位金融的兩種南轅北轍的發展路線思路。Metaverse則同時包容了「可切割」與「不可切割」,佔領了概念的至高點。

貨幣(Currency)的本質功能是可切割性、可流通性、可瞬間交易;紙幣必須發行多層次面值,即為此道理。即使是硬幣,無論是銅、鐵、銀、金,也可融後再鑄。相對,NFT的不可割裂獨一性,本質上決定了其不可能作為貨幣來使用,而只能作為隨人喊價的價值品。

虛擬幣(Crypto Currency)則相反,以比特幣為代表,它可切割、可流通、可快速交易(速度尚待技術加強)。但由於它的加密本質,脫離了傳統政府的管控,因此全球大國政府都視其為主權貨幣的大敵。簡單講,國家主權是一個400年來人類權力「中心化」路線下所形成的體制,而加密虛擬幣則是近20年來新世代憎恨「權力中心化」下的「去中心化」運動之產物。互聯網、新概念程式語言、演算法算力促成了加密虛擬幣的誕生。

比特幣無祖國

傳統政府,無論是民主還是極權,都不是省油的燈。眼看執政的主要工具 – 鑄幣權及其紅利就要受到「比特幣無祖國」之威脅,紛紛跳起來採用同樣的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打算發行保持「中心化」的數位主權貨幣(CBDC)。與民間自發的去中心化比特幣系統不同的是,各政府的CBDC系統都保留了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的發幣結構,維持了政府執掌貨幣發行量及指定交易利率的生殺大權。

一旦官方的CBDC貨幣當道,政府就可以掌握人類有史以來前所未見的權力中心化能力,因為你花的每一塊錢的方式、時間、地點都在政府大數據中。因而,民主政府有可能向集權靠攏,集權政府有可能向極權靠攏。當然,這得看各國文化的文明程度,以及人民的容忍程度。現有的民主國家最理想的情況是,通過立法來限制政府的大數據規範,而最糟的情況是,反大政府的民粹力量更加聚焦,通過非選舉方式與政府對抗加劇。至於現有的極權國家,情況就不敢想像了,新興的數位化管制加上傳統的暴力管制,將成有史以來未曾見的暴政。

面對此大趨勢,民主國家公民難道就沒有對應之道嗎?當然有,那就是從今天起,拿出像政府推動CBDC一樣的力氣,來推動基於區塊鏈「不可抹滅、絕對隱私」的數位投票機制,並將投票行為「去中心化」,由四年一次的「趕集式、批發式」投票,進步為「分時式、零售式」的投票,使得選舉不再流於運動式、一時激情式。有關「零售式民主」的理論及實施,過去已有多文,此處不再贅。

在「中心化」與「去中心化」兩極端之間,也有半套的折衷路線。例如,跨接於現有金融體系的區塊鏈DiFi技術,再如人人可參與的NFT及其他智慧合約的場域。台灣無論是做全套還是半套,總之全球大勢下,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以下內容僅供特定會員得以閱覽。歡迎註冊會員。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to registered members only. Welcome to sign-up anytime.

Sign-Up HERE 立即點擊登錄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