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已進入五角關係

任何決策,都是基於決策者當時的「認知場景」(MindSet)。所謂認知場景,簡單說就是思維結構和情緒的長期黏合固化後的框限。有很長一段時間,台灣社會對國安處境的主導認知場景是所謂的「兩岸關係」。隨著時空推移,才好不容易由「二」進化到「三」,懂得了用「三角關係」看台灣國安,也就是「中美台」三方博弈的視角。

少有人注意到的,從2019年開始,這種三角關係的認知,已經開始失效了。取而代之、正在快速發展的是一種「五角關係」。哪五角?請繫好心理安全帶,那是「美利堅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中共、台灣」這五方。或許用英文來表達比較清楚,五角就是:The United State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RC)、Chin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CCP)、Taiwan。

這絕不是語言遊戲,而是真實在發生的。明顯的分水嶺啟自2019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那場震驚世界的演講,裡面他首度嚴格區分了「中國」(China)和「中共」(CCP),並直指「台灣」(Taiwan)是「中國」及「中國人民」的制度進化的指南針。

中共只是政權,連政府都不算

從那時到今天,美國國會、白宮的各種文件以及發言中,對「中國」和「中共」多有區隔。更進一步的,對「中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使用場景也開始區隔。從國會兩黨議員、總統川普、國務卿龐貝奧、國安會的博明,例子多不勝數。

以最新文件為例:長達16頁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此乃美中三公報以及建交四十餘年以來的政策分水嶺,有人稱之為一份「指控書」,有人稱之為美方對中方的「最後通牒」(Ultimatum)。閱讀其翻譯版本,或許也可看出內容之嚴厲,但是不容易探得本文所稱「五角關係」的奧妙。

原英文版內,「China」用了 54 次,「CCP」用了35次,「PRC」用了 76次,「Chinese people/Citizen」用了8次,「Taiwan」用了 5次。最重要的,文件中對「China」、「PRC」、「CCP」三概念的用法並不是通用的,其指謂在上下文的脈絡中,多數指的是三件不完全相同的東西。

簡要的說,文件內中國(China)是一個由地理邊界構成的國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是代表這個國家的政治符號,而中共(CCP)是正在一黨專政統治這個國家的政權,文中五度用「政權」(Regime)而不用「政府」(government)形容中共。

用五角關係才能制定國安

舉幾個突出的例子。在「挑戰」這章的第三小節,明白表達了歡迎「中國China」成為國際的一員,但不能接受「中共CCP」 的方式和手段。再如第四小節中,明白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國家體制在「CCP政權」下走偏了。在「方法與方式」一章中,清晰說明了美國並無意干預PRC的內部治理方式,但是也絕不對CCP的自我論述方式讓步。另有一個重點,文中幾度提到習近平,但是給予的職稱都是「總書記」,而非「主席」或「總統」,關鍵語句是「黨和政府不分,習總書記移除了總統任期制度」。

對於台灣,文中只在「印太關係」中定位台灣,以澳洲、印度、東南亞、韓國、日本等等國家來襯托台灣的角色。 以後美國的國會和白宮,在論述大局時,肯定將越來越區分「美國/中國關係」、「美國/中共關係」、「中共與中國的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性」等等不同的認知場景。美國的盟國,勢必逐步跟進。

台灣的認知場景已經遠遠落後了。多數人腦中概念和用語還停留在「兩岸關係」,少數人懂得使用「美中台三角關係」,但幾乎無人懂得與時俱進、用「五角關係」來細膩化台灣國安的戰略及戰術,這對台灣的主體性和國安都是不利的。

發佈留言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