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蛇的天堂

台灣人有兩項大本領:吃政府,以及「一分耕耘、三分收穫」的兒童式幻想。這兩種本領若不退化,台灣遲早變成「魯蛇的天堂」,以及全球華人魯蛇的避風塘。

首先申明,「魯蛇」(Loser,輸家)在這?沒有對人的本質上的貶抑;人呱呱落地時都是「搵拿」(Winner,贏家),魯蛇是被修煉出來的。台灣這個島,曾經有過贏家時代,當前活著的人中也有贏家和輸家,只要即時警覺,未來台灣也不排除還有成為贏家的機會。但是,隨著時間以及世界的移轉,現在的台灣每增加一分魯蛇的功力,就為未來創造三分成為贏家的阻力。

台灣魯蛇諸多「賴皮不要臉」現象

台灣人無時無刻不在吃政府,權勢者大吃後弱勢者吃剩菜,高教育者吃完後低教育者吃,富人吃完後窮人吃,而稅收水平居世界之末。選舉在台灣,大致上就是一場「誰更能允諾減稅降費加薪而又把全民照顧得更好」的說謊大賽,結果當然是全民吃政府,從政者越來越肥,官僚公務體系越來越大,政場臨下台者吃乾抹盡,臨上台者重開宴席。在吃政府資源這件事上,說謊者和自欺者、佔便宜者和被剝削者,最終吊詭的共同找到了一個心理出口:在台灣這個島上一分貢獻應該得到三分報酬、種豆應該得瓜的詭異病態期待。台灣公有資源的實情,可以用十六字就概括:能吃就吃,吃了不放,越吃越窮,越窮越吃。

吃政府的環境,帶來賴皮成性;假面文化下的台灣人不魯蛇也難。魯蛇不魯蛇,和財富沒有絕對關係,甚至和所謂的「社經地位」也沒有絕對關係。只要是得過且過、隨波逐流、不求長進、或假面欺世者,都是魯蛇。富二代若不思進取,消耗祖蔭,窮人若篤定自己一輩子脫不了窮,他們都是魯蛇。強勢者只靠壓人吃飯,弱勢者只靠抗議吃飯,也都是魯蛇。領導失敗者賴罪下屬,下屬者只敢唯唯諾諾、卑躬屈膝的應聲,魯蛇。教授靠論文抄襲或掛名維持地位,學生靠作弊畢業,二者同為魯蛇。

台灣有太多,嗯,不好意思,只能稱之為「不要臉」的現象。這裡談的是個人層次,你我這樣個人的層次。結構性的問題,如官商勾結、官學相護、政黑聯盟,只能通過體制改變以去除。然而在個人良心的層次,卻是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改善的。良心告訴你不對而自己不去糾正的人,都是廣義的魯蛇,即使你被歸類為人生勝利組。

隨手舉例,明明已經入籍他國多年、在台灣已經不交稅的人,卻還享受快要破產的健保?明明已不務農、務漁(甚至一生未曾)的人,卻享受農補、漁補?將農舍權利改為皇宮別墅的人、用虛假發票報公帳的人、表面笑嘻嘻卻竟日操弄政治黑箱的人⋯⋯明明白白的說吧,這樣的人都是人生的魯蛇,現代文明下的次等公民,侵蝕下一代正直感的罪人。 台灣正邁向魯蛇的天堂,如此天堂,很快就會變成全球華人(是的,包括對岸)魯蛇的避風塘。你願意?那也行。命運都是自己決定的。

發佈留言

error: 版權限定。請取得授權